首頁 > > 正文

3000萬買家具、2萬/平米賣貴陽房產,實控人花式“掏空”益佰制藥

來源:作者:--2019-06-14

  貴州益佰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佰制藥)收到貴州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一時之間成為“群嘲”對象,2013-2014年實控人通過虛假合同占用上市公司資產為其購置家具及家裝用品的事情終于曝光于人前。
  事實上,實控人侵占公司資產的事情并不止一次,2018年實控人擬高溢價出售房產給上市公司,但在上交所問詢后終止了相關關聯交易,但如此多動作加上此前三筆股權質押回購業務全部延期,都指向實控人資金周轉問題。
  實控人問題百出,上市公司又如何能獨善其身,在益佰制藥頭上一直懸著兩把劍,一把是高商譽,一把是高銷售費用,2018年高商譽的劍已經落下,益佰制藥因此虧損7億,即使連忙出售資產也于事無補,而另一把劍看起來也搖搖欲墜。
  實控人多次“掏空”上市公司
  6月12日,益佰制藥公告稱實控人通過與第三方簽訂虛假工程合同或協議,虛增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套取公司資金3294.87萬,而這些資金被用于購買家具、家裝用品等,收貨地為實控人在北京和貴陽的住所。
  這一消息也是驚呆了貓妹,人家非法套現都是買豪宅或是高消費,益佰制藥實控人倒是另辟蹊徑,費勁虛增資產套現最后只是用來買家具,真是貧窮限制想象力。
  《決定書》顯示,本次實控人套現資金中有1749.07萬來自募集資金,1545.8萬來自自有資金,通過虛假合同2013年虛增固定資產270.93萬,在建工程1510.49萬,2014年虛增在建工程1513.45萬。
  公開資料顯示,益佰制藥分別于2004年上市時募集資金2.76億,2014年又通過非公開發行方式募集資金10.68億,原本計劃用于新藥品開發和營銷網絡構建的資金通過虛假合同被轉移,而每年由券商和會計師事務所發布的有關募集資金存放與使用情況的核查意見和專項審計報告卻一直沒有發現被挪用的情況。
  如今回頭再看益佰制藥近十年固定資產及在建工程變動情況,固定資產確實是從2013年開始有較大幅度的增長,從2012年到2015年固定資產增加了6.76億,實控人可能覺得從每年2億的固定資產增長中抽走3000萬不易被察覺,但是“翻車”可能會遲到,但總歸會來的。
  
  事實上,益佰制藥實控人“掏空”上市公司的行為也不是第一次了,2018年11月,益佰制藥曾公告稱為滿足新設立民營骨科專科醫院經營需要,擬以1.62億購買實控人及其一致行動人名下6套房產作新醫院經營用,建筑總面積8220.15平方米。
  貓妹粗略折算了一下,實控人出賣房產均價達到1.98萬/平方米,而2018年貴陽市觀山湖區房價均價只有1萬元左右,遠低于實控人出賣價格。在上交所對該項關聯交易問詢之后,益佰制藥公告終止了該項房產交易。
  歸根到底還是缺錢
  能費這么多心思要套現3000萬,實控人應該很缺錢,但又用3000萬全部買了家具,讓人也真是看不懂。
  不過上市公司年報等數據總有些許端倪,實控人股權質押比例逐年升高,近年來持續在60%以上,至2018年末已100%質押,同時實控人又將其2018年11月、12月到期的三筆股票質押回購業務進行了延期。
  另外,據關聯方資金占用情況表顯示,2018年末實控人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占用公司資金1.14億,正好是上面提到已經終止的房產交易計劃首付款,不過這筆款項在2019年1月已經歸還。
  事實上,資金周轉困難的可能不止實控人,益佰制藥本身也并非高枕無憂。
  公開資料顯示,益佰制藥主營業務分為醫藥工業和醫療服務兩塊,也就是藥品研發、銷售和民營醫院運營、管理。從收入結構來看,醫藥工業2018年貢獻29.92億營收,占總營收77.27%,醫療服務僅貢獻8.8億營收,同時醫藥工業毛利率高達85.46%,也貢獻了絕大部分利潤,所以益佰制藥本質上還是一家制藥為主的企業。
  
  雖然單一來看,益佰制藥2018年末資產負債率38.88%,似乎并不高,流動比率1.61,也與標準值相差不大,即使賬面上有近20億流動負債,還有5億公開發行債券,長短期償債能力也沒有太大問題。
  貓妹選取營收規模與益佰制藥相近的上市公司進行對比,仁和藥業、新華制藥、葵花藥業、九芝堂、振東制藥、魚躍藥業和千金藥業營收規模都在30億-50億之間。對比結果顯示,益佰制藥資產負債率僅次于新華制藥,高出平均水平11%左右,流動比率不足平均水平的60%。
  
  另外,關于益佰制藥資金狀況問題上交所也進行了問詢。
  貓妹注意到,2018年末益佰制藥賬面貨幣資金5.51億,同比下降52.74%,即使加上后來歸還的購房款,貨幣資金也僅有6.65億,同時賬面還有近10億的短期借款,講道理來說益佰制藥應該并沒有多余的資金,但在2018年年報發布的同時益佰制藥公告了2019年將使用不超過5億元閑置資金進行投資理財的公告。
  也許是受之前溢價購買實控人房產等關聯交易的影響,上交所在問詢函中關于存款、其他應收款和非流動資產等問題主要針對是否存在關聯方占用資金情況進行詢問,而益佰制藥已經兩次公告延期回復問詢,截止發稿依然未公告回復結果。
  19億銷售費用近乎營業成本2倍
  如果說連實控人都總尋思著如何“掏空”上市公司,那它本身必然會產生諸多問題。
  2018年益佰制藥營業收入38.83億,同比增長1.98%,歸母凈利潤近十年間首次出現虧損7.25億,同比下降287.21%,同時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僅2.14億,同比下降68.57%。到2019年一季度,益佰制藥營收凈利分別為8.25億、5923.08萬,同比下降14.44%、41.54%,同時出現下降。
  虧損的主要原因是計提了大量的商譽減值,2018年益佰制藥并購形成商譽原值18.58億,計提10.24億,計提比例高達55%。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益佰制藥的商譽爆雷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多次高溢價收購、子公司處于虧損狀態等都為這一次商譽減值埋下隱患。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益佰制藥缺錢的問題可能會有新的發現。益佰制藥每年花錢最多的地方就是銷售費用了,甚至比營業成本還高出近一倍。2018年益佰制藥銷售費用19.32億,占營業收入的49.76%,近年來益佰制藥的銷售費用占比一直居高不下,維持在50%上下,遠高于上述同行業上市公司,接近行業平均值得兩倍。
  
  益佰制藥2018年年報顯示,其銷售費用主要為學術推廣、營銷平臺建設等市場費用和差旅費,其中市場費用達17.33億,占總銷售費用89.73%。
  
  事實上,由于藥企性質以及制藥行業銷售情況多與政府、醫院采購相關,因此是行賄案件高發行業,多年來益佰制藥近50%的銷售費用也是深受質疑。
  另外,貓妹照慣例搜索了一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益佰制藥曾在2016年由于違法生產假劣銀杏葉制劑被當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依法處以沒收違法產品和違法所得、罰款等行政處罰;2017年益佰制藥生產的胃蛋白酶顆粒由于效價測定不合格被通報。
  益佰制藥的爆雷始于實控人卻不止于此,除了實控人花樣套取上市公司資金,如今高商譽的隱患也已暴露,剩下高銷售費用的風險也是岌岌可危……(藍鯨產經 徐曉春)

33.2K

重要聲明:朝陽永續發布此文章(包括研報)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證實及贊同相關描述及觀點。朝陽永續的研報為基于公開資料研究完成,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凡注明作者為"朝陽永續"的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朝陽永續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 021-68889706 聯系;經許可后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并添加朝陽永續(www.go-goal.com)鏈接,違者本司將依法追究責任。

熱點文章

    暫無數據!

聯系我們

二維碼掃描 掃一掃,更多驚喜
  • 400-1818-595
3d彩票软件中文版下载